股票网 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半卷残篇

第三百二十六章 蕊蕊

    “……小伙子,你也还在村子里啊。”

    年长妇女紧走了两步,走到了廉歌和中年男人旁侧,一边紧随着沉默着的中年男人走着,一边同廉歌搭着话。

    笑着,点了点头,廉歌看了眼旁侧的年长妇女,又转过视线,看了眼身后,听着年长妇女安排,正四散开,呼喊着,寻找着的几人,

    总共四个人,两男两女,其中有个中年妇女,还是之前在村口嚼舌根的其中一人。

    四人面上多少都有些不情愿,但终究还是所有人都按着年长妇人的话,喊着,找着。

    “……大姐在村子里,好像挺有威信的。”

    “什么威信不威信,说起来,都是当初做得孽。”

    年长妇女也转过头,朝着那散开的几人望了眼,紧接着,收回目光,一边随着中年男人走着,一边说着,

    “……往上数三十几年,刚开放那会儿,我是村子里的妇女主任……那时候……”

    说着话,年长妇女摇了摇头,

    “那时候,只能生一个,村子里这些个人,又总想要男娃……造了些孽。”

    “说起来也是讽刺,这村子里的人总想生男娃,觉得女孩是赔钱货,这老天爷偏偏就不如你意,那几年,那村子里的人,结了婚的,头胎生下来的一个个全是女娃……生下来才股票 是女娃的,就往那山林里钻,没生下来就股票 是女娃的,直接就给……作孽啊。”

    年长妇女说着,抬起了头,望向远处的山林,没再说下去,

    廉歌看了眼年长妇女,收回目光,也没再多说什么。

    山林间,愈加显得安静。

    中年男人领着路,沉默着,走着,

    年长妇女看着远处,紧随着,有些出神,

    ……

    “……吴四哥,我们这是往哪去啊?”

    走了阵,年长妇女转过头,朝着中年男人喊了声,

    中年男人顿住了脚步,沉默了下后,转过了身,

    “到了。”

    “这儿我们刚才才来过啊。”年长妇女朝着旁侧看了看,

    “在底下。”

    中年男人身前,便是这山丘顶上的边缘,身前是略显陡峭的悬崖,其下是一个较深的山坳,底部积着些枯木腐叶。

    看着那山下的山坳,中年男人平静地说道。

    年长妇女眼神略显疑惑,探出头,朝着那悬崖下的山坳里看了眼,又转回头,看向中年男人,

    沉默了下,年长妇女点了点头,

    “那边有个斜坡,我们从那下去看看吧。”

    年长妇女话语落下,中年男人转过视线,看了眼年长妇女后,便沉默着,朝着旁侧那斜坡走去。

    年长妇女见状,也紧随着,顺着那斜坡,朝着山坳底下走了去。

    看了眼这年长妇女和中年男人,再转过视线,看着那山坳底部顿了顿目光,廉歌也没多说什么,同两人一起,挪开了步子。

    ……

    从那斜坡上,中年男人走至山坳底部,便朝着其中一方向,领着路,径直走去。

    年长妇女眼底愈加疑惑,但却没说什么,费劲扶着斜坡上的植株,下到山坳底后,便紧随着中年男人向前走去。

    “……就是这儿了。”

    中年男人再次顿住脚,低着头,望着身前,说了句后,便重新再沉默下来,

    廉歌看了眼中年男人,将目光看向中年男人身前地面上,

    地面上,积着枯枝腐叶,中年男人身前一块区域,那枯枝腐叶就像是隆起了土包,同时那腐叶下,正散发着股浓烈的恶臭,不知是草叶腐坏的味道,还是其他。

    一旁,年长妇女看了眼那隆起的腐叶,又看了看中年男人,蹲下了身,

    伸出手,拨开了一块隆起来的腐叶下,

    腐叶下,先是露出一角衣服,紧接着……

    年长妇女看着那腐叶下被掩盖着的东西,沉默了下,重新抬起头,看向中年男人,

    “……吴四哥,你……”

    张了张嘴,年长妇女唤了声后,却最终什么也没能说出口,只是转回目光,看着那腐叶下,摇了摇头。

    看着年长妇女拨开腐叶后,从其下显出的陈家媳妇,中年男人看着,沉默着。

    山坳里,林间,愈加显得安静,唯有虫鸣鸟啼声,依旧透过繁枝密叶,响着。

    ……

    “……吴四哥,这陈家媳妇,是你……”

    许久,年长妇女重新站起了身,看着中年男人,说道,

    “……能不能,能不能再给我半天时间。”

    中年男人低着头,望着那隆起的腐叶,和那腐叶之下,出声说道,

    “吴四哥,你……”年长妇女看着中年男人,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也只是点了点头。

    再望了眼那隆起的腐叶,中年男人抬起了头,看向了一旁的廉歌,

    “先生……”

    “走吧。”

    廉歌点了点头,挪开了脚步,朝着山坳之上走去。

    中年男人再顿了顿脚,也紧随着,跟了上来。

    年长妇女看了看那隆起的腐叶,又看了看渐渐走远的中年男人和廉歌,驻足在原地,重新蹲下了身,

    ……

    “嘎吱……”

    堂屋门,再次被推开,中年男人领着路,同廉歌重新走回堂屋里。

    将门虚掩上,中年男人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手上那串钥匙,

    “先生,劳烦您等等,我先去把钥匙放好……”

    中年男人说着,便拿着那串钥匙,走进了旁边,靠前院的一间卧室。

    ……

    没用过久,中年男人重新走回了堂屋。

    “先生,这边……”

    中年男人说着,领着路,朝着那昏黑的后院走了去。

    廉歌看了眼这中年男人,也挪开了脚步。

    ……

    领着路,踏进后院,中年男人望着后院,顿了顿,朝着后院墙边走去。

    伸手一拉,后院顶上,那悬挂着的白炽灯亮起,驱散了后院的昏黑,整个后院里,重新亮了起来。

    转过目光,廉歌看了眼这后院内。

    后院摆设略显简单,空旷,靠里的那侧,是间厨房,

    厨房前,连接着堂屋的,便是个略显空旷的院子。

    院子里,靠着厨房,摆着口棺材,此刻正对着廉歌和中年男人,

    棺材前,还摆着个香炉,香炉里是几支未燃尽的香,香炉前,还摆着碟苹果,那苹果,有些发焉。

    “……那就是蕊蕊。”

    望着后院里那口棺材,中年男人目光有些恍惚,出神,

    “……我想她的时候,就会到这里来和她说说话,就坐在那旁边,她喜欢吃苹果,我就给她放了碟苹果……只是她再也应不了我了,也再也没办法再吃苹果。”

    中年男人说着,朝着那口棺材的方向走着,

    廉歌也挪动着脚步,同这中年男人,朝着那棺材近前走去,

    “……以前她还在的时候,她总是会和我说话,会拿苹果给我吃,我却倒像是死了一样,从来没应过她,只股票 她是个女孩,却忘了她是我的女儿,等我后悔了,后悔已经没用了,她已经没了……”

    中年男人说着,走至棺材跟前,费力地掀开了棺材。

翻倍赚

富远期货行情下载

期货金管家

特斯拉股票比苹果高

国际原油期货价格

中金所期货

特斯拉中国分厂股票

期货实时行情

丰田抛售特斯拉股票

特斯拉股票是生产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