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网 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魔临 纯洁滴小龙

第二百一十七章 心魔

    “我来吧。”

    郑凡嘴角带着笑意,说这话时,倒是没有给人丝毫诸如赶鸭子上架的勉强感,反而流露出一股绝对的自信。

    瞎子先是一愣,随即醒悟过来,脸上也露出了微笑。

    四娘捂着嘴,发出动听勾魂的笑声。

    自打从这个世界苏醒以来,

    郑凡一直在学习,他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

    学武、

    学打仗、

    学交际、

    学各种需要利用到的一切。

    就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在一步步重新探索这个未知的世界。

    渐渐的,魔王们甚至是包括郑凡自己,也会逐渐忽略掉一些事。

    比如,

    在面对这个局面时,

    瞎子先前就没想到主上出手的可能性,一直到主上发话了,瞎子才记起来,主上上辈子,可是恐怖漫画的主笔。

    郑伯爷一直很喜欢说一句话,那就是“术业有专攻”;

    所以郑伯爷往往会放心大胆地将各类事务交给魔王们去做,事必躬亲的领导不一定是好领导,但懂得分配好工作的领导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但此时的局面,

    却正好撞上了郑凡的专业。

    事情的脉络理一下,

    郡主的到来且入府,

    刺激了沙拓阙石,让其从浑浑噩噩之中似乎产生了“清醒”的契机;

    沙拓阙石通过魔丸,将自己身上的僵尸煞气和怨念一同转化成了精神力,企图以一种不存痕迹的方式,去找郡主要个说法。

    只是郡主的心志过于坚定,而沙拓阙石本人,却不擅长此道,继续僵持下去的话,不仅仅魔丸和沙拓阙石会出现危险,甚至还会出现被反制的局面。

    所以,现在需要的,是一个操盘手,一个善于此道,同时,得让魔丸愿意将力量和主导权交予出来的对象。

    答案很简单,也很唯一,有且只有郑凡。

    瞎子起身,走到郑凡身边,将手放在了郑凡的额头上。

    “还有什么想说的么,主上?”瞎子问道。

    四娘嗔怒道:“我说瞎子,你能不能说点吉利话?”

    瞎子反驳道:“难道让我这会儿拍马屁说主上出手一定马到成功?自家人,干嘛自己奶自己,反奶不好么?”

    四娘忽然觉得瞎子说得好有道理。

    郑凡则道:“你指甲可以修一修了,吃橘子太多都染黄了。”

    瞎子笑道:“属下股票 了。”

    随即,

    瞎子的精神力开始尝试进入郑凡的意识,

    郑凡主动放开了心神,让瞎子和自己缔结了精神上的连通。

    这是一种超越平日里用的那种“心灵锁链”的连通方式,可以使得二人意识上贴合得更紧密。

    毕竟,精神层面上的任何事物都是绝对的技术活儿,容不得丝毫马虎。

    在连通好了后,瞎子开始再次尝试接触魔丸所散发出来的那股精神力量。

    郑凡以前常常听说过一个词儿,叫“意识流”,现在他则真实体验到了真正意识流的感觉,仿佛你的身体已经化作了流水,开始被裹挟着流淌。

    在触碰到另一股河流时,对面先是表现出了一种清晰的排斥情绪。

    这是魔丸发现瞎子的精神力再度靠近后的反应,因为它这里正被沙拓阙石掐着本体石块,而瞎子却在这里像是看戏一样进进出出。

    但很快,魔丸察觉到了瞎子精神力中所包裹着的另一股极为熟悉的意识,随即,放开了禁制。

    ……

    “嗡!”

    郑凡出现在了隔壁房间里,在其身边,还有瞎子。

    瞎子依旧是一身卫衣,郑凡则是一身病号服。

    “简直和真的,一模一样。”

    郑凡感慨道。

    这是一个极为真实的梦,而且没有丝毫属于梦境的浑浑噩噩。

    “主上,我们的时间并不是很多,这个幻境之所以这般真实,这不仅仅是魔丸的力量,应该还有沙拓阙石的力量。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情况是,沙拓阙石选择了他最为不擅长的一种方式来向郡主讨要说法,一如两军交锋,郡主这边继续岿然不动的话,沙拓阙石这边久攻不下必然崩溃。

    如果郡主身边有能够操控影响到精神力的法器,很可能在沙拓阙石崩溃时,顺势反攻。”

    “反攻的结果会如何?”

    “有个词,叫意识反植入,就像是催眠者将你催眠后,顺势进行深度意识植入,有点类似傀儡。”

    “我明白了。”

    郑凡准备去隔壁屋子看看,却被瞎子抓住了手臂。

    “主上,您的脸。”

    即使是在梦里,也得遮掩一下自己的身份。

    郑凡这才留意到双方的穿着不一样,瞎子这一身卫衣,看起来很有感觉,而自己,怎么是这一套衣服?

    似乎是看出了郑凡心中所想,瞎子直接回答道:

    “这是主上进来时的意识呈现,是可以改变的。”

    “哦。”

    郑凡伸手,从桌上撕下一块桌布,蒙住了自己的脸。

    然后,郑凡走出了这间屋子,看见了主卧里,已经静止许久的一幕。

    沙拓阙石,是,确实是沙拓阙石,是其生前的模样,浑浑噩噩地混迹于自己的队伍里,整天吃吃喝喝。

    而此时,他的手,则掐着郡主的脖子。

    可以清晰看出来的是,沙拓阙石的眼睛里,红色已经越来越深刻。

    瞎子走到郑凡身后,小声道:

    “主上,这意味着沙拓阙石的清醒意识正在慢慢消退,阿程人在外面,所以属下也不股票 在沙拓阙石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这种变化的原理。”

    “先解决眼前的事吧。”郑凡说道。

    就在这时,

    郡主的目光再度向这里看来,

    她看见了那个穿着卫衣的男子去而复返,

    同时,又出现了一个穿着蓝白条纹服蒙着面的瘦削男子。

    因为郑凡所呈现出的,是自己安乐死前的模样,可不是瘦削虚弱么?

    “你们,到底是谁?”郡主开口问道。

    郑凡默默地退了回去,又回到了隔壁房间,瞎子紧随其后,郡主只能看着那俩陌生男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隔壁房间内,郑凡将蒙面给摘下来,在小圆桌旁坐下。

    瞎子在郑凡身边坐下,提醒道:

    “主上,您下面要先沟通魔丸,让它将力量和主导权交给您,然后再沟通沙拓阙石。”

    郑凡抬起手,

    示意瞎子先别说话,

    只见郑凡深吸一口气,

    然后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脸,

    道:

    “这些都不是问题,你让我先找一找状态,也不用你给我提什么意见,我有自己的方法和节奏。”

    “是,主上。”

    郑凡揉了揉手腕,

    伸手,

    做握笔状。

    这是习惯性动作,从学生时代就开始,每逢思索时都会想着去转笔。

    瞎子会意,伸手从小圆桌茶几中央拿起一根银筷子,塞入主上手中。

    银筷子是拿来夹果盘零嘴用的,这根银筷子上盘蛟龙下绣牡丹,可谓是相当精致。

    但,这其实是伯爵府里没有的物件儿。

    伯爵府布局上可以巧妙宜人,但具体到这些细节物件儿,嘿,退一万步说,谁在家里吃个干果儿还拿筷子呢,更何况是银筷子。

    只有那种真正考究的人家,实在是富奢到一定层次了,才会在这小道道上也下心思。

    也因此,

    这也意味着,

    郡主的意识在这个环境中,开始体现出来了,这根筷子,就是细节。

    就像是房屋漏水,总得先是有小小的龟裂。

    再者,银筷细微精密,刀工清晰,可见郡主现在自身的状态,那是相当的镇定。

    郑凡右手转着筷子,左手则轻轻敲打在桌面上。

    瞎子又小声问道:“主上,还需要些什么?”

    “背景声吧。”

    “好。”

    瞎子伸手,又拿起两根筷子,再将圆桌上的大小碗和茶壶这类的摆开,准备敲碗成乐。

    同时,

    瞎子还细心地问道:

    “主上,哪首曲子?”

    “《丁香花》吧。”

    “好,什么模式?”

    “单曲循环。”

    “好。”

    隔壁已经暗流涌动,

    但这个屋子里的二人,则依旧很注重形式上的精致。

    瞎子开始用筷子敲击碗边,打出曲子。

    郑凡一边转笔一边听了一会儿,

    笑道:

    “开原唱。”

    瞎子开始唱起来:“你说你最爱丁香花………”

    郑凡满意地闭上眼,

    打了个响指,

    道:

    “魔丸,交接。”

    “啪嗒!”

    刹那间,

    天暗了!

    …

    幻境,是意识的一种表达形式,一如颜料一开始是随意地堆积在一起,但在画师手上经过色彩的重新摆布分配,就能呈现出精致的风景。

    郑凡的命令,魔丸是会遵从的。

    在感知到自己的意识开始膨胀后,

    郑凡又道:

    “老沙,交给我吧,总得让我为你做点什么。”

    郑凡不股票 沙拓阙石能不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但不管怎么样,郑凡并不认为沙拓阙石会拒绝。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因为郑凡相信,沙拓阙石不会拒绝自己的所有请求。

    魔王们以前还常常开玩笑,说主上认了个干爹回来,后来,就很少有人开这个玩笑了,因为这个干爹,是真的稳。

    果不其然,

    郑凡话音刚落,

    又一股力量开始加持到他的意识上。

    一时间,

    郑凡从一个进来看看的过客,成为这场环境里,可以拿起画笔挥墨的画师。

    这种感觉,

    很奇妙,

    但也很熟悉。

    仿佛又回到了上辈子坐在工作台后思索着剧情进行构图时的岁月;

    只不过,

    自己这次的读者只有一个。

    拿起画笔后,可以清晰感觉到画笔上传来的疲惫和沉重。

    你可以怪沙拓阙石为何要选择这种方式,如果不是自己正好能来救场,可能他的下场,将会十分凄惨。

    但郑凡却无法去说对方丝毫不是,甚至连一丁点的埋怨都是罪恶的,因为沙拓阙石也清楚,自己直接暴起去尝试杀郡主是最为直接简单的方式,但他是怕连累自己所以没有用。

    郑凡仰起头,

    实际上,

    他现在没有头,也没有身躯,眼前,是一片混沌。

    只有耳畔有带着沧桑感的嗓音正在哼唱着“丁香花”的旋律。

    现在,

    可以开始了。

    郑凡的意识,越过了这片屋子,看向了隔壁,原本相邻的两个屋子,郑凡先前所在的位置,已经一片模糊了。

    而隔壁,沙拓阙石依旧抓着郡主的脖子。

    “黑暗。”

    郑凡开口道。

    他没发出声音,他的声音,就是意志,就是指令,方寸精神之间,颇有一种言出法随的意思。

    “嗡!”

    刹那间,

    黑暗完全笼罩!

    这是一种纯粹的黑,吞噬了一切光泽和其他色彩。

    郡主也落了下来,她发现卧室没有了,掐着自己脖子的蛮族左谷蠡王也没有了,四周,只剩下黑漆漆的深邃。

    一种异样的感觉,开始自郡主心头萦绕。

    但即使如此,她依旧没有去催动自己身上的护心玉佩,也没有去催动自己脚踝上的貔貅齿环,更没有去呼应外面的两个炼气士大虎二虎。

    她是一个骄傲的中国股市 ,也是一个自信的中国股市 。

    或许,她的骄傲和她的自信,让小六子和郑伯爷都觉得万分不爽,但你无法否认的是,她真的不算是纯粹的恣意妄为的二代子弟。

    只凭一条,

    她能让六皇子流出委屈的泪水,这就足以说明其优秀了。

    郑凡在看着她,

    她似乎也在寻找着郑凡。

    “心神的防线,就像是城堡,最巧妙的破局方式,还是从里面打开缺口。”

    郑凡在自言自语,

    又像是在故意说给瞎子听,

    虽然瞎子大概率是听不到的,

    但这无所谓,就当是自言自语,也能给自己理清思路不是。

    “但我对郡主不是很了解,加上昨天,也就总共见过两次面,对于她的讯息,更多的还是来自于外界的传言。

    幻境的效果,在于呼应,首先要设置一个让目标有代入感的场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代入感必须有,否则根本就无法起到效果。

    我去过镇北侯府,也曾和小六子一起在镇北侯府里转悠过,那里,应该是郡主从小到大,待得最久也是最熟悉的地方,所以一开始的场景,可以设置成那个。

    但背景是死的,

    郡主这个中国股市 ,她可能会因为离家千里,日久想家,但思乡之情只是她睡前的消遣,绝不可能让其魂不守舍自乱阵脚。

    所以,场景选好了,还需要选择郡主内心的缺口。

    也因此,我选择一开始将四周的一切都调成黑色,就是让她自己来告诉我,她内心的缺口,或者叫她所畏惧的,到底是什么!”

    黑暗,

    长久的黑暗,

    人在绝对漆黑之中,会觉得时间过得很长,甚至,被彻底模糊掉时间的概念。

    而在此时,

    郑凡默默地开始给这黑暗的浓度减淡。

    一点点的减,一点点的淡,

    相对应的,一种介乎于灰色的地带开始逐渐成形,但四周仍然是以黑色为主。

    郡主一开始还会不停地旋转身体,观察四周,但慢慢的,她就站在那里不动了,她似乎,也在等待。

    郑凡清楚自己的时间不会有很多,但他依旧有条不紊,一点一滴地,继续调整着色调。

    同时,

    开始将光影一点点地加入进去。

    光影,是晃动着的,灰色,也是如同斑点一般似是而非,周围主色调,依旧是黑。

    “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你内心的缺口,到底是什么,你内心畏惧的,到底是什么?”

    光影的不断穿梭,打在黑色和灰色的色系上,让人在视野里,仿佛出现了灰蒙蒙的影子。

    这种光影,其实是没有具体形象的,它就像是小孩子在老师的带领下抬头看向天空,讨论着天上的白云一会儿像什么一会儿又像那什么一样,其实还是靠你自己的脑补。

    这种氛围,

    这种环境,

    绝对的安静,由黑到淡的过程转变,其实也是内心从紧绷到松弛的一个过渡。

    “呼……”

    郑凡似乎已经站在了郡主的身侧,他在看着郡主所看的地方,尽可能地,想要去触摸她内心的律动。

    你真的很优秀,但你不是田无镜那种可以自灭满门后依旧强行压制心魔乃至境界再度提升的存在;

    也不是燕皇那种为了宏图霸业可以将子嗣当作可以随意牺牲揉搓的筹码。

    或许以后,再给你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当你老后,你可以变成他们,但现在的你,还是太年轻。

    郑凡相信,自己能要到自己所想要的结果。

    你再自信,你再任性,但我的套路,更深,你跳不出去的。

    终于,

    有反应了,

    郡主的眼睛,开始缓缓眯了起来。

    她看见了,

    在前面出现了一道奔跑向自己的小小身影,

    他在向自己跑来,

    他在向自己张开双臂,

    甚至,

    他还在呼喊着自己,

    一声声的呼唤,

    带着最为纯真的童稚:

    “阿姊……阿姊……阿姊……”

    郡主的脸上却并未出现喜悦和动情之色,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属于一个姐姐现在该有的神情,

    转而,

    是厌恶,

    转而,

    是排斥,

    转而,

    是恐惧。

    她甚至,

    面对那似乎越来越近的小小身影,

    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一边,

    近乎和郡主身体重叠的郑凡,依旧停在原地。郡主是看不见他的存在的,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存在。

    他扭过头,

    看向已经退到自己身后的郡主,

    脸上露出了些许惊讶,随即又露出玩味的笑容,

    自言自语道:

    “有意思,她害怕的,居然是自己的弟弟。”

    莫慌,十二点前还有一更。

翻倍赚

富远期货行情下载

期货金管家

特斯拉股票比苹果高

国际原油期货价格

中金所期货

特斯拉中国分厂股票

期货实时行情

丰田抛售特斯拉股票

特斯拉股票是生产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