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网 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愿心不变

旅途小记 法国民宿(下)

    “做好啦!”

    随着女孩开心欢快的声音响起,天边最后一抹亮光也被夜色取代,山坡上乡村田园风的民宿院落,微光亮起在夜幕之下,

    戴着厚厚的烤箱手套,捧着最后一道菜雀跃的跑向院子,跑向另外三道身影正摆放其他菜肴的那张木桌。

    树干一半模样的木桌桌面,切开摆好的手工法棍和牛角面包,盘子里烤得金黄酥软的吐司和橄榄酱,

    主人夫妇热情提供的普罗旺斯和马赛鱼汤,超市成盒的披萨、当地自制的奶酪,还有和葡萄酒炖牛肉这种法国菜明显不同的土豆牛腩,

    山坡上民宿小屋的院子里,不小的木桌直接被菜肴琳琅的摆满,

    “锵锵~!”

    端着最后一道可乐鸡块,发出自信得意的上菜声,唐冰甩着马尾的把它放在桌上,浓郁的香气顿时飘起,引动着胃里的食欲。

    “这些都是华夏菜?真是让人敬佩的手艺。”

    看着桌上从未见过的那几道菜,感受那和欧洲菜色不同让人食指大动的颜色香味,克里姆讶然的赞叹道,

    迎着克里姆的目光,唐冰翘起小鼻子的挺胸说道:

    “虽然那道葡萄酒炖牛肉算是法国菜,但我按照我家那边的做法改良了一下,是我的自信作哦。”

    “嗯,很香的气味。”

    木桌对面,奥斯菲雅也是看着她的点头称赞,而坐在她身边的位置,

    方然看着除了那对老夫妇提供的两道特色菜,剩下几乎都是唐冰一手包办做出来的晚餐,很明显都不是稍微会一点的那种程度,又发现她一个长处发出意外的声音:

    “诶葫芦没想到你的厨艺还挺厉害的嘛”

    “哼哼~换你从小到大经常在家里做饭,你也能这么厉害。”

    带着点小骄傲,听到方然这么说唐冰轻哼哼的回答,

    看着她又是这幅完全不禁夸的模样,本着批判的态度,方然叉了一块牛肉放进嘴里,然后神色一怔,

    只能说是相当好吃的味道口感,还带着股久违了的家常感觉。

    啊说起来自己已经在外面待了好久了

    “怎么样~?是不是好吃的所不出来话啦,是不是已经被我的手艺折服啦,学长,想夸我的话可以直接说的哟”

    耳边飘来一个充满嘚瑟的声音,让方然陡然回过神,一脸才反应过来震惊的喃喃开口:

    “会买东西、会省钱、还会做饭,马萨卡!葫芦你难道意外的女子力很高!?”

    “?(▼Д▼?)意外是多余的!”

    星夜之下,田园乡村的民宿院落里,围绕在晚餐丰盛的木桌之旁,是苍白和金发的两道身影,看着黑发的青年又被自己的学妹掐脖狂摇。

    “这就是华夏菜的味道么我还是第一次吃到,看来唐冰你以后会是个好妻子。”

    “诶呜嘿嘿嘿(不好意思)”

    “唔唔唔唔唔呜”

    “奥斯菲雅,你也是第一次吃么?”

    “嗯,以前吃过类似的但是这样更家常的还是第一次”

    “唔唔唔唔”

    “学长,你要说什么能好好咽下去再说么,还有没人跟你抢,你慢点吃会死么”

    “唔(咽),葫芦,我想吃米饭。”

    “不,就算学长你这么说连大米都没有我也没法给你变出来”

    夜色美好,围绕木桌边的欢笑温暖,一幕幕属于四人小队的画面定格插进记忆,

    气氛在食物与谈笑的推动下升温,热闹的最,已经败给红酒的微醺,唐冰脸上兴奋红晕的举着红酒杯开心叫道:

    “(??????)?Ah!这种时候,恋爱话题!我们来聊恋爱话题吧!”

    “唔唔呜唔呜!唔唔唔唔!”

    手上还握着可乐和法棍,嘴里还塞满披萨的方然,当即发出了含糊不清的赞同。

    夜晚的朦胧和开心迷醉,红酒的气氛里无比适合这个话题,

    “我先来!忙于学习打工,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18岁美少女!”

    自告奋勇的最先挑起话题,唐冰毫无羞耻的给自己冠上捏造年龄的后缀,而接下来的,是方然紧随其后的傲然轻哼:

    “哼!同样忙于学业”

    “学长你个就是凭实力单身的学渣快省省吧(咧嘴蔑笑)”

    “喂!葫芦你说什么!”

    第一次这样的聚会,虽然不讨厌,还似乎还稍微不太习惯,看着轮到自己谈及配资公司 ‘恋爱’这种话题,

    奥斯菲雅湛蓝眼眸略微顿了顿,声音在夜色里轻缓。

    “以前上学的时候,基本没人来接触我,成为了参加者之后,忙于锻炼和任务周围更是”

    想起曾经还在校园的学生时代,和成为参加者之后也总是独自一人的时光,第一次对同龄人讲述这些,新奇感有些不可思议

    “诶我还以为奥斯菲雅你肯定会有大票的追求者”

    听到奥斯菲雅说出这种事实,以为她肯定会有好多有钱富少的追求者,正打算掐住唐冰的方然,一脸好意外的表情惊讶,

    让正抓着他的手防御的‘恋爱大师’,一脸鄙视的瞥了他一眼:

    “学长,你懂什么,金发的话,不是傲娇的上流大小姐很难接触的,”

    奥斯菲雅:“”

    大半圈下来,光速推进话题,四个人里三个都完全没有任何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干货,所以最后方然、唐冰、奥斯菲雅的目光,

    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了在场唯一一个连未婚妻都有了的人,感受到他们的视线,克里姆忍不住无奈哑然的心里苦笑。

    所以这个话题,是单独准备给我的么

    “我的话虽然有些羞于启齿,但昨晚你们也看见了,”

    仍旧是那副温和,有些无奈的笑笑,夜风轻柔的院落里,克里姆慢慢讲述起自己和自己喜欢的人,

    “我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梅尔”

    包括小时候的事情,包括长大后的再遇,包括那场骗局式的订婚,以及对方只是拿他当跳板的所有一切

    一直听完他比旁观者还要清楚的讲述,连奥斯菲雅都眼里惊讶了一下。

    “啊!?原来你都股票 !?我还以你是那种被蒙在鼓里,感情方面没啥细节的科研直男!?”

    还在想着要不要趁此机会和他说清楚的方然,直接惊讶的出声,

    “拜托,学长,不要污蔑直男好么,谁说直男没有细节,你跟他们对把线吃把鸡就股票 他们有多少细节”

    听着他的惊讶,一旁的唐冰则是对此无语的一翻白眼:

    但很快的反应了过来,一脸严肃认真的默默澄清道:

    “当然,学长你这种菜鸡肯定是一点细节都没有的。”

    “喂!葫芦,从刚才起我就忍你很久了啊(拍桌)!”

    无视了又互相想掐住对方的两人,奥斯菲雅湛蓝宁静的看向眼前只能说是英俊出色的青年,声音清冽的缓和开口:

    “既然你自己这么清楚,还依旧维持这样的关系,你是在等待她哪天回心转意么?”

    被奥斯菲雅这么问道,理性清楚之外,感性迷茫的克里姆苍白勉强的笑笑:

    “等待么可能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诶!要等么?在你等的时候她可能就喜欢上别人了啊,然后就算你将来等到了,第一次一起出门约会的时候,她也会想‘啊,这个地方我和之前的男人来过’,”

    “第一次一起去餐厅纪念的时候,也是会想‘啊,上次和那个谁来的时候吃的也是这道菜呢’的啊!”

    一听到克里姆说出想等的话语,还在唐冰互掐的方然,顿时转过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惊叫道,

    而不股票 为什么脸上微红的唐冰,也是小声咕哝的补充道:

    “没错哦,第一次接吻的时候她也会莫名熟练,去酒店开也会有已经习惯了的选择”

    奥斯菲雅:“”

    为什么你们两个没谈过恋爱的人,被迫害的妄想这么真实

    在方然又掏出了纸扇‘开车、开车!’,把抱着头的唐冰打啊啊直叫的时候,被两人致命暴击补刀,

    克里姆楞了一会之后,才摸着脸一脸苦笑的叹气:

    “这些我还真没想过我只是想尽可能的回报喜欢的人的期待”

    张了张嘴,此刻不股票 有多少还没释放的无力堵在喉咙,让他有些虚弱苍白的笑笑:

    “不然我就真的不股票 我还能做些什么了”

    被这句话里的无力和难过触动,不明白身为超级天才的他为什么会这样,

    似乎是一下午的时光影响,把其当做朋友同伴所以为其产生了不值的情绪,湛蓝眼眸眉头皱起,奥斯菲雅清冷的声线拔高的注视着克里姆开口:

    “不可理喻!你脑子装的难道都是数字和公式么,你没有任何必要,也不需要卑微到这种程度”

    听着她除了最开始面对自己,难得有些情绪起伏的话语,

    另一边挡住唐冰掐脖攻击的方然,看向对克里姆不断说教的奥斯菲雅,咧着嘴角的轻视一笑:

    “嘿听到没有,葫芦,真正的美少女即使训人也是用数字公式这种形容,换你估计直接就是一句‘你脑子里装的是屎么’干出去了。”

    “给我屎!”

    顿时羞怒的猛掐住他脖子,憋红了脸使劲的狂摇了三秒,

    唐冰才气哼一声的放开他,

    然后看着另一边,面对奥斯菲雅无可反驳、只能苦笑承认的克里姆,她又用胳膊肘戳了戳方然的小声问道:

    “喂,学长,问你个问题,你觉得男生为什么会追女孩啊?”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我觉得可能是因为姓欲。”

    “(/Д/╬)不好意思的话,你个色批倒是别说啊!!”

    看着方然一脸严峻认真的这么回答,唐冰羞愤着脸一把抢过纸扇抽在了他脑袋顶上,然后坐到他身边认真的强调问道:

    “我是在问你,假如是那种一个字的决定性理由的话,会是什么?”

    “哦,那我觉得可能是‘拆’

    噗( ̄ε(# ̄)。”

    也是看着克里姆不股票 正想着什么,刚随口扯淡两句,就遭到了唐冰鼓气的正义铁拳,被那只小白手的拳头怼在脸上,

    拿起一片金黄吐司抹上橄榄酱,方然无奈的白眼反问:

    “那葫芦你觉得是为什么”

    “为什么”

    抢走他手上抹好的吐司小口咬着,唐冰看着那边的克里姆,神情认真。

    “那肯定是因为世界对一个人来说是很大的吧,即使相遇,也可能不久之后就再无交集,”

    诶?

    夜幕下的民宿院落,听到这句话有些意外的出神,方然下意识的看着就坐在自己身边、还穿着围裙的女孩,听着她的话语轻声安静。

    “所以追求什么人,恋爱本身,就是订下契约,永远在一起。”

    契约么

    看着唐冰的侧脸不知为何有些视线定格,

    然后方然突然伸出手,用力在她头上把头发揉乱,故意嘿嘿的坏笑:

    “葫芦,看不出来你个老司机,没想到竟然还挺感性的。”

    被突然袭击,顿时字面意思炸毛的唐冰,顿时气鼓鼓恶狠狠的朝他扑来,

    然后在轻松躲开笨蛋葫芦的一击,插到克里姆和奥斯菲雅的话题,

    民宿院子提前庆祝的聚会,在两只恋爱脑的掺和下,彻底变成了为克里姆出谋划策的‘作战会议’。

    “男人最忌讳的就是犹豫,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听我的!等这次事情过去了之后,你见着她就这么说!”

    愤然的拍桌,偷偷尝了一口红酒的某笨蛋,直接跳上了木桩椅子高举可乐,壮怀激烈如同古代诗人一样的意气风发: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三年之后,等我骑马踏平你云岚宗!”

    而在他旁边,一道马尾的身影也跟着跳上了座位,高举着红酒杯起哄:

    “对!没错!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夜幕之下的民宿小院里,大木桌边如同一支冒险小队的四人,提前庆祝的丰盛晚宴,挥散这场旅途小记的欢闹,

    就差踩着桌子高呼的两人,看着对方跟自己想到一块,互相击掌欢呼:

    “欧耶!!”

翻倍赚

富远期货行情下载

期货金管家

特斯拉股票比苹果高

国际原油期货价格

中金所期货

特斯拉中国分厂股票

期货实时行情

丰田抛售特斯拉股票

特斯拉股票是生产什么的